登录

×
登录

注册

× 注册

好色小姨第285篇

•  发布时间:18-10-12 14:57:02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
“我的人说,萨米是昨天晚上匆匆离开的。但并没有离开南非,应该是去了他自己修建的庄园里。”安德烈继续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本来说好了今天晚上要和他见面,现在看来,确实有点不正常。”

“好的,继续深挖萨米这条线,我要看看,他究竟要玩什么新花样?”叶凡沉声说道。

“恩。”安德烈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个老鬼,安德烈大爷给他贡献了十几个各国的美女。现在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朋友。我一定会让他尝到背叛的滋味的。”

“呵呵,先别这么早下结论。”叶凡呵呵一笑,接着说道:“或许,萨米只是临时有事离开了呢?”

“哦,那也说不上。希望如此。”安德烈骂骂咧咧的说道,似乎已经非常痛恨萨米了。关键是他好不容易从各地搜罗来的极品美女,全部送到了萨米的床上。谁知道,老萨米会突然出现这个状况?

不过这事也能说得过去,相对去权力来说,女人又算什么?只要萨米能长久的保持着自己的地位,还缺女人嘛?

萨米应该不会知道安德烈和叶凡的关系,恐怕就算是知道,也是自己猜测。

看到叶凡和昆卡的谈判如此顺利,他心中已经非常不爽。因为这预示着他的势力就要彻底的被削弱。如果仅仅是因为安德烈给他安排了几个女人而造成这样的局面,萨米根本就不会同意。

坐在这个位置上,萨米根本就不缺女人。他需要的是更大的权力。

此时,叶凡脑海中大概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。这些忍者跑到南非来,除过帮助藤原小郎报仇以外,还有就是秘密与萨米会面。这次自己与昆卡签订了合同,萨米肯定已经获得了信息。

那么,这种情况下,萨米很容易就与这些忍者勾搭在一起。就算是没有勾结在一起,萨米也会做出一些举动来。

挂断电话的时候,图图推开门走了进来,手中领着一大袋子吃的食物。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叶凡依旧望着窗外的动静。很显然,图图走下去的时候,跟踪他们的几个人马上盯上了图图。

“图图,有什么发现?”从图图手中接过一瓶饮料,叶凡开口问道。

“他们是本地最大的帮派灰熊的人。”图图打开了一瓶饮料喝了一口,接着说道:“早上就接到了在全城搜寻你的消息。很不幸地时,刚才你下车买香烟,他们很快就盯上了你。”

“灰熊?”叶凡点点头,随即拿出手机,拨通了任志华的电话。

“叶先生。”电话拨通,任志华恭敬地说道。

“你知道灰熊嘛?”

“灰熊是南非最大的一支地下势力,老大叫强尼,本地人,当过雇佣兵。”任志华似乎对灰熊非常了解,接着说道:“灰熊就是强尼带着一帮雇佣兵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。他们在本地的势力很大。而且和当地的部族关系也很好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又问道:“叶少,怎么突然问起灰熊了呢?”

“我被灰熊的人跟踪了。”叶凡看着酒店周围的黑人,沉声说道:“你马上调查一下灰熊,然后给我信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掉电话,叶凡似乎想到了什么,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来。

似乎,越来越好玩了。刚开始以为只是忍者,叶凡对萨米就产生了一些怀疑。而现在,当灰熊跟踪自己的时候,叶凡对萨米的怀疑,就更深了。

就是不知道,忍者和萨米之间,是什么关系?这些忍者,只是来报仇,还是另有目的呢?

“安德烈,准备一下吧。”挂掉电话后,叶凡拨通了安德烈的电话,并且将灰熊的事情,也告知了安德烈。

同一时间,在这座城市的南郊一所庄园中,萨米脸色阴沉的坐在自己的房间中,而他的身旁,则分别站着两个白皮肤的妙龄女郎,在为他按摩。

而在他的正对面沙发上,则做着一个二十五六岁,头发微卷的年轻人。年轻人是个混血儿,有着一张英俊的脸颊。不过此时脸上也挂着阴沉的表情。

“父亲,那个华夏人,已经和昆卡签署了所有的协议。而他们的东非航空公司,也开始在运转。据说在收购东非和西非的好几个小国家的机场。”年轻人冷冷的说道。

“萨维尔,你说安德烈那个军火头子,究竟认不认识那个华夏人?”听儿子谈到了正事,老萨米一把将其中一个女人搂在怀里,伸手在那女人的身上摸了几把。而另外女郎,则走到一旁的茶几上跪坐下来,打开了一瓶红酒,为两人斟了杯酒。

对于父亲萨米当着自己的面玩~nong女人,似乎为萨维尔早已经习惯了。他接过女郎递过来的红酒,顺手也在倒酒女郎的咪mi上摸了一把,这才接着说道:“那个华夏人,不会认识安德烈那yin棍吧?否则,华夏人不会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去找昆卡了。”

萨米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这个小时候生活在米国,后来又随他部族首领的父亲回到了这片土地上。等父亲死后,他继承了部族首领的位置,并且慢慢的在这片区域站稳了脚跟。

昆卡控制这个小国家后,他借着手中掌握的力量,也在昆卡的新政府中获得了极大地权利。而且背后又有米国的支撑,他逐渐有和昆卡分庭抗礼的能力。

这次,看到昆卡和华夏帝国的人签署了这么多合作协议,萨米这才有点懊悔,之前被安德烈迷惑,而通过了那个协议。等回过味来,昆卡和叶凡已经签署完了所有的合同,他才觉得不太对劲。

不过,他终究没有将安德烈和叶凡联系在一起。

“这两天岛国的三口组派人联系了我,希望我能给与他们的忍者一些帮助。作为回报,他们将会在我们的国家进行投资。”萨米接着说道。此时,他的手,已经隔着女郎的衣服伸进去了,在里面摩挲着,嘴角更是闪过一抹yin光。

“岛国的人,总是不太靠谱。上一次就被他们忽悠了一次,父亲,这件事情要慎重呢。”萨维尔脸色一变,冷哼道,似乎岛国人忽悠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脸上有种不屑的表情。

“恩,我并不看重他们的投资。”老萨米在手中玩弄着红酒杯,沉吟片刻,他接着说道:“而是那些忍者,也是来对付那个华夏人的。听说,那个华夏人,杀了他们重要人物的儿子。他们是来复仇的,想和我们联手。”

老萨米喝着红酒,与儿子萨维尔谈论着一些事情。

今年已经接近六十岁的老萨米么,却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所以他特别疼惜。在儿子逐渐成长起来后,他也开始有意的和儿子商讨一些大事情,按照接班人来培养着。

“父亲,那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萨维尔放下手中的红酒杯,一脸请教的问道。

“我暂时答应了三口组的人,不过仅仅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藏身的场所。”萨米一边在女郎身上抚mo着,一边接着说道:“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杀掉那个华夏人,岂不是帮了我们一把大忙嘛?”

“父亲,那我们该做点什么呢?”萨维尔似乎有点明白父亲的意思了,但他还是开口问道。

老萨米微微一笑,说道:“儿子,以后我会将手上的事情都交给你。如果是你遇上这样的事情,你会如何处理呢?”

他已经有意的在培养儿子独立做事的能力。在他看来,萨维尔非常优秀。在之前的很多事情上,萨维尔的处理方式都非常完美。这一次,就当做一次锻炼吧。

在老萨米看来,在自己的地盘上,一个华夏帝国的特工,岂不是太容易对付了?何况现在还有三口组的忍者。

听到父亲的话,萨维尔脸上马上闪过一抹喜色。他将酒杯放在桌子上,然后站起身来,恭敬地朝老萨米说道:“父亲,交给我去做吧。”

“萨维尔,放心去做吧。”老萨米微微一笑,随即摆摆手,让萨维尔出去办事。

萨维尔恭敬地点了点头,然后一脸微笑的走了出去。父亲既然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做,他就一定会做出一份漂亮的答卷来交给父亲。而且,他会用自己的方式,甚至比父亲的解决方法更直接有效。

等他走出房间时,马上便有两个黑衣保镖跟在了他的身后。很快,他乘坐着一辆宾利车离开了老萨米的庄园。

就在老萨米向儿子萨维尔面授机宜的时候,黑龙驾驶着汽车,带着安德烈离开了他的庄园。此时,安德烈抽着雪茄,脸上却布满了兴奋的光芒。

战神终于要出手了,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战神真正愤怒了。而这一次,非洲将因为战神的到来而疯狂,而颤抖。安德烈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刺激的感觉。

“老板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黑龙专心致志开车的同时,沉声问道。

深深地吐出一口烟,安德烈吼了两嗓子,然后开口说道:“去德班南部的约翰农场。”

说完,他咧嘴一笑,说道:“要对付灰熊,一定要找霍兰德人,他们一直想干掉灰熊,称霸这座城市。”

黑龙对安德烈所说的霍兰德人并不陌生,他曾经跟着安德烈去过两次,知道那里是非洲地世界雇佣兵组织排名前三的组织。他们在那片区域经营着一大片农场,所顾养的雇佣兵基本上是自给自足。

他们就拼接着农场,逐渐向四周扩展地盘。不过,他们的实力触角,始终们没有延伸到灰熊的地盘。

恐怕这一次和安德烈合作之后,霍兰德人能一下子成为当地最大的帮~派组织了。

黑龙去过那个地方,自然知道路怎么走。

安德烈一边抽着烟,一边自言自语道:“塞比卡那个biao子养的家伙说是给我准备了一个印第安处,我要去问候一下那个nv人。”

“老板,你究竟是去谈合作,还是找女人完啊?要是叶先生知道了……”黑龙有点不满的说道。在他看来,他的这个白皮肤,蓝眼睛,鹰钩鼻的沙俄老板完全就是一个yin棍,无时不刻不再想着女人。

似乎没有女人的生活,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生活。

“嘿嘿,当然是去谈合作了,战神的事情才是最主要的。”听到黑龙的质问,安德烈讪讪一笑,不过随即接着说道:“不过,顺便问候问候那个女人,也是来得及。”

看到安德烈脸上的红光满面,黑龙忍不住嘴角的肌肉一阵抽抽。唉,遇上个这样的老板,又有啥话可说呢?这家伙,太好女人了。

似乎是对老板的这种爱好有点不屑,一路上,黑龙一直拒绝和安德烈说话。气的安德烈一个人在车内张牙舞爪,自言自语的说着关于女人的事情。说到激动处,还会抽上一根雪茄,仔细的品味。

一个小时后,黑龙开着车来到了德班南部的约翰农场。在进入农场前的五公里处,黑龙的车至少遇到了三层暗哨。不过,因为已经来过几次,暗哨已经认识安德烈,他们很容易就通过了。

他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光是检查都经历了半个多小时,当时气得安德烈直骂娘,恨不得马上拎着冲锋枪杀进去。

终于,在经过暗哨之后,黑龙的车停在了农场中间的一处别墅前弥漫。来之前,安德烈就已经打了电话。当他们将车停下来时,别墅门口已经站着一个浑身浑身散着冰冷气息的女人。

“啊哈,夏奇拉,我们又见面了,想念安德烈大爷么?”面对浑身散着冰冷气息的女人,安德烈嘿嘿笑着着调戏道。

夏奇拉脸色一变,黝黑的眸子里刷的闪过一丝杀机。那一瞬间,安德烈只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冷,似乎整个人都被夏奇拉的杀气所轮罩了。

看到这一幕,黑龙马上往前走了一步,犹如毒蛇一样盯着下起来。

“安德烈,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如果你的嘴巴再像吃了大便一样脏,我会杀了你!”夏奇拉冰冷的说道,随后,她的目光又落在了犹如幽灵一般的黑龙身上,杀机顿然消散。

听到夏奇拉的话,安德烈确实哈哈大笑,丝毫不在意,跟着夏奇拉大步走进了房间里。

走进别墅,夏奇拉带着安德烈和黑龙穿过了两间房子,然后在最里面一间不是恨起眼的房间。房间里面摆着一张酒架,酒架上面摆满了红酒。

进入房间,夏奇拉拿出一个小小的仪器,然后轻轻地嗯了一下。然后,摆在房间中的酒架缓缓地分成两半,中间出现一个电梯。随后,夏奇拉将自己的大拇指放在电梯的指纹仪上。很快,电梯门缓缓打开,里面是一个足够容纳二十个人的电梯。

随后,安德烈带着黑龙,跟着夏奇拉乘坐电梯抵达地下基地的大厅。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